八叽

看什么看Ծ‸ Ծ

 

Hi,Mr.屁

今天早上坐公交遇到一个我认识的男孩子,他坐在我旁边,我俩聊了几句以后我就开始背成语,第一节课有个成语小测验。他没带成语的纸,于是就用手机把内容拍了下来拿着手机背。

车开到了一个大车站,一下子上来好多人挤满了车。我靠着椅背开始闭目养神,然后一个深呼吸————

——咦,为什么闻到了一股恶臭。

我觉得肯定是有人没憋住屁在车上放出来了,于是我用领子蒙住鼻子开始憋气。

大概过了半分钟,在我把自己闷死之前我终于放过了我的鼻子,然后对着空气满怀希望的一嗅。

一股屁味就钻进了我的鼻孔,而且是分量很足的一股,在我鼻腔里蔓延开,我被熏得像砧板上的鱼一样手脚抽动直翻白眼。

啊,这个屁,绝对是拉肚子的人才能放出来的啊,因为这个屁里面,有屎的精华啊。

我在座位上扭来扭曲一直扑腾,使劲坐直身体伸长脖子,想把鼻子移到一个屁味稀薄的地方,但是这个屁真的好厉害的,这个浓密的屁完整的把我包裹在它里面,并且友好的分享给我一些屁的精华。

我觉得我忍不了了,然后我转头看向旁边的男孩子。他正把头埋得很低盯着手机认真的背成语,特别认真,仿佛什么也打扰不了他。

我正准备问他,你不觉得很臭吗?  然后我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:这个屁这么醇厚,按道理只有邻座的他才能放出来。

如果我与朋友同行的时候闻到屁味,我是不会主动问朋友有没有闻到屁。贴心的我贴心的想:如果这个屁是朋友放的,我这么一问朋友一定会很尴尬并且觉得丢脸,所以我一定不能问他,只要心里知道就够了。

今天的我依旧很贴心。

车厢密闭而且开了暖气,路况不好车行驶的摇摇晃晃,哦,再加上那个醇厚的屁,我觉得我晕车而且要吐。

车到站了。

我几乎是连滚带爬下的车,抱着站台的柱子猛喘气,如果再不吸一些新鲜空气我觉得我的肺就要被屁填满了。

这个屁,车开了十多分钟都没有散尽,要不是我到站下车,说不定得被熏成腊肉。不,也不一定只有一个屁,说不定屁的主人是像机关枪那样连绵不断的放呢?不然怎么解释一个屁留臭这么久?

这样想这个屁真的蛮厉害的哦。

我一边心里念叨着一边走到教室,坐到教室门口开始背成语,那个男孩子也坐到了我旁边。

背完成语的我悠闲的玩手机,然后不经意间我觉得我又闻到了那个屁。

恍恍惚惚。

还是一样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。我抬起头双目无神的看天花板,仿佛能看到一团打着马赛克的屎色的气体朝我缓缓涌来,它在说:你好啊,我们又见面啦。

这下真能确定这个屁的主人了,整个楼道就坐了我和那个男孩子。

我用极其深邃的眼神看了男孩子一眼,书包都不要了站起来拔腿就跑,从二楼一直跑到了一楼的厕所。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真的好想站在淋浴头下一边洗一边痛哭着喊我好脏。

上课的时候我依旧半天缓不过神来,总觉得屁先生还在我旁边。

过了一会我已经肯定屁先生真的在我旁边了,毕竟这味道这么熟悉,已经深入骨髓。

我望向坐在我左前方的男孩子,他正把头埋得很低盯着手机认真的背成语,特别认真,仿佛什么也打扰不了他。

今天只能与屁缠绵了吗?

我心如死灰瘫在座位上。

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一点胃口也没有,不知道是不是早饭吃多了。



  6 7
评论(7)
热度(6)

© 八叽 | Powered by LOFTER